我写了有史来最艰难的作文。我看见自己在最后一刻败下阵来。
黑压压的毁灭。我从未做过一个成功的人。一个完人。
我躲在角落里听电话里的声音。痛苦一直都在电话线那边。我什么也听不进去。
习惯于看很多人生气。有些含蓄,有些从未表达,有些暴躁。
喜欢后者。
以前他从没有这么窝囊过。我相信。
他说如果代价比失去英熙还要多会无法承受。
那么,为什么继续?
我说我不是知心姐姐。你这样我也无法承受。我一向。不善言辞。
况且。你的问题。我不会思考。太复杂。我的看法太偏激。你不会听。你不听。我讲它做甚?
所以我不说了。我的思考已经横渡了下午的失败开始跋涉化学。

写作文的时候一直顾忌老师说的话。我一直在想。到底怎么做怎么做。
对于语文我真的的什么没有什么都没有。我连语文都没有了。化学物理指望什么?
为什么他们她们所有所有物理都那么好那么好。我绝望不止绝望还有——
我想追上他们她们。
可是无济于事。我只能祈祷祈祷一切都是骗人的。
你的声音也是。
你已经死了走了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。我只能想着有这个人过去而没有未来。

题目:我們只是孩子。 - 博客分类:日记心得

[2006/03/17 21:28] 古旧异闻录-腐化方程式 | 引用(0) | 留言(0) | @
<< | 主页 | 延续>>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引用 URL
http://zeqi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3-e160896c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| 主页 |

搜尋欄

RSS連結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最新引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