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知晓的我
我的骨子里可能曾经有过野蛮和狂妄的.但它们连带其他一起磨掉.而那时我也许没有惋惜.但现在,却后悔了.
EVERYTHING ONE'S MORE
[我]
我出生在那个曾叫浔尾的地方,那条不知去向的浔江,带着爱着他的名字奔向消亡.
湖与海的浮波还有过去的影子.
记得一个叫杜浔的地名,太喜欢所以有了杜浔这个人,在东山的海边画她的时候,那个离奇的小拐弯,就像那些离奇的地名,我还离奇着的生活.
凤有凰,鸳有鸯,鸾飞去找另一只鸾.
鸾要找到另一只鸾才歌唱,可是最终它只在镜子里,找到了青色大鸟,它的影子.
是一面镜子,谁照了谁可以走掉.
是一个影子,一路随行,被人主导.
不管鸾是不是快乐是不是快乐.
把那些离奇给那些离奇的未来.
形单影只,却还成双.
期限是夜的期限,光是光.

我生长的地方,长大了才知道那里有野蛮和狂妄.
它们说浔尾没有引以为傲的人,没有光荣的出身.
我的天堂,没有变质地躺着.
我不知道让人生畏是什么相貌.我在街道之外,世外桃源.
扭打的孩子太远,我只有中学生温柔的手.
那些都是过去的事,未来也不必急于求成.
而只有生命在慢慢变质着
她是不想让我发现的,它是我最顽皮的部分.
急于想要要去理解,所以通盘混乱了.

题目:我們只是孩子。 - 博客分类:日记心得

[2005/11/16 20:22] 古旧异闻录-腐化方程式 | 引用(0) | 留言(0) | @
<<安眠 | 主页 | 流离失所>>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引用 URL
http://zeqi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36-9a28931e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| 主页 |

搜尋欄

RSS連結
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最新引用